自清(经常咕咕 谨慎关注)

高三常咕咕◢写文我流设定◢画画还在练习中

是个片段不打tag

他在日记本上写满少爷的名字,甚至忘了写日期,只是希望第二天还可以记住这份心动。

他有些慌了。

因为他咳出的花瓣越来越多了。

那是混着血液的玫瑰,散发着令人窒息的馥郁香气。

他能感觉到藤蔓在血管里生长,突出的尖刺扎进每个细胞里,贪婪的吸收着养分。

他快死了。

他快疯了。

这页纸写满了。

该早点休息了,少爷走前嘱咐过的。

明天一定会记得的。

他爱他这件事。

……

第二天,他焦急的叫来看守的警察,问他们自己是不是发了疯。

警察们不置可否,发问他发生了什么事。

他翻开日记本,拿出那页纸,脸上满是疑惑。

“邵志朗,是谁?”


我在写文

最近会产出邵蓝的一篇刀,大概放在小号:一只青竹 上(因为用的手机不同……)


【拉普兰德X幽灵鲨】 短途远行

在?看看神仙!!!!


Agkist:

* 我怀疑这不是极圈cp是外太空cp(不愧是我)




*be高亮,暴力血腥描写,角色死亡警告




*疯女人组我很可,车懒得写




*全篇克里克气




*兰幽灵高亮




*时间线捏造(混乱),灵感来源于1916khz以及拉普兰德原人格被覆盖的猜测,第一个人格的性格同样是捏造的




 




 




 




她独自静静地坐在海边




她在雪夜中疲于奔命




直到她的出现




她就那样给她唱着,悲喜交加的歌




你要去哪里远航,太阳又何时升起




―――――――――――――――――――――




“我可从来没有说过我认识她,博士 ”




她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吹出了口哨,访谈室正对面的人脸色隐藏在帽檐的阴影下




“如果我们注定步入深渊 那不如放手一搏。 ”




这句话之后两人再未交流,他感受到拉普兰德的目光透过自己盯着远方




甚至越过了太阳,还想过张望黑渊,她们彼此凐没于银心,又掠过了屈指可数的宇宙,在平行中期盼诞生。




“好吧,不管怎么样至于这次发生的事故……导致……”




拉普兰德认为凯尔西应该多为博士体检几次,他的声带发出机械损坏的滋滋声,况且幽灵鲨真的不认识“她”,这是不置可否的现实




 




 




几年前 :




她离开叙拉古的时候尘埃落定,剩下一些没有回答的问题。




 




穿过夜晚的雾气,鸟群从森林中腾飞遮蔽了天空,断断续续的歌谣用着她还未了解的语言编织成网




月光撒在她的身上,星辰砸碎在‘她’的心头




她想起某个童话故事




幽灵鲨接过抛来的枯萎花枝




“你没有变成泡沫嘛”拉普兰德自顾自的走到岩石边坐下海风吹鼓了她的衣摆




 




 




 




██-██-███ :




拉普兰德不知道那天为什么会鬼使神差的答应她,可能是因为月光或其他




本来她只是抱有乐趣的在幽灵鲨身边,毕竟她现在只是一头孤狼,在找到德克萨斯的线索前她也没有打算轻举妄动




幽灵鲨总是很忙碌,她有数不清的那么多事情要去调查,数不清的那么多不可名状的生物要记住




她总是笑着说“等我一下,我去拿医疗箱”




或者在意想不到的时候做出一些甜品




她们总会在这个时间开始闲聊,明明没有约定过,幽灵鲨却都会答应,一定会尽力保证她的安全,就像源石病只是无关紧要的小事一样肢体接触




她就是不会把除了那些东西之外的人往坏的方向想




拉普兰德在开车,准确的来说是在飙车,乱七八糟的记忆以幽灵鲨为中心画圆然后无限延伸,水面从天空下坠,像是烧焦了一样的骨头拼凑在一起寄生虫像血管一样并联着每一个支架死死的在身后追赶,她瞟到幽灵鲨握住电锯把柄的手,拉普兰德的脚筋尴尬的一小部分仍然连在一起




“迟早有一天要和你死在一起”拉普兰德开玩笑似的说出这样的话下一秒她解开安全带把幽灵鲨拽到自己的怀里




比起平常或许这样惊愕的眼神也不错,她这么想后背的撞击地面的剧痛差点让她晕过去,但是她清醒的明白另一件事的发生




她在梦中咬断怪物的四肢,划开他们的胸膛,泥土塞满他们的嘴巴……那是幽灵鲨,她看到了幽灵鲨。




 




 




 




 




 




她打开门的一瞬间拉普兰德硬生生扳开幽灵鲨端着东西的手




药汤和玻璃碎片撒在地上,幽灵鲨搞不懂为什么这个人这么喜欢压在别人身上




“嗯?你为什么不像其他人一样离开?”寒光透过幽灵鲨的侧脸刺进桌子里,她感觉拉普兰德的眼中玩味和严肃各占一半,嘴角不知是哭是笑




“哈哈哈哈哈你应该很清楚吧,说不定我会……”幽灵鲨做出一个噤声的样子然后捂住拉普兰德的嘴,无机质般的目光和血红的晚霞




“你啊……既然你不愿意告诉我之前发生了什么,但是我只是需要你留下来,在我一蹶不振时拉我一把”刀刃划破她的掌心,幽灵鲨用鲜血描摹着拉普兰德的脸骨最终落在她的嘴唇上形成了一个复杂的图案,一个暗示或是一个契约




 




“那么你现在已经没有选择了”拉普兰德像蛇一样舔舐着手心里的血液,她解开幽灵鲨的长发,忽然想起那日的月光




 




【其实我当时想说,只要有你,那么一切都不会坏到哪去。】




 




 




 




 




 




 




 




拉普兰德总是在夜晚消失按她的话来说, 我该怎么知道睡着后会不会醒来,或者长睡不醒。




幽灵鲨望着荒郊的月亮随后闭上双眼




 




 




 




 




 




她是被拉普兰德吵醒的,基本不会离身的双剑被她摔在地上,满身是血却毫不避讳的坐在床边




“怎么了?”




幽灵鲨伸手想要擦拭她身上的血痕结果被拽着手腕压倒在床上,拉普兰德死死的盯着她不知道过了多久,然后把头埋在她的颈窝旁边,剧烈的喘气声热乎的喷在她的脖子上有些痒




在我最后的日子你才姗姗来迟。




“ 你……你不要忘记我……记住我”




她能感觉到泪水,但是拉普兰德的声音平静如旧毫无恐慌,所以她再次伸手捧起她的脸颊在这条没有尽头的路上紧紧揽住她




 




她害怕在黑暗里行走,最终她在行军的路上力竭而亡




 




 




自此之后幽灵鲨在她的余生里铭记了一个曾经存在的死尸




 




 




其他地方 :




 




她不清楚在教会里待了多久,记忆侵蚀的速度正在超过她的想象,血管里没有血,骨头里没有髓,毒在她的脑子里穿孔,宇宙的历史还在继续




像狗一样扎堆的牧場




 




拉普兰德,你迟到了,我在滴血 浑身都在滴血,唱着那些你或已遗忘,或仍未忘的往昔




恐惧将我周身的一切扭曲变形,我抚摸那些血液 缄默不语,不要陷入无可名状的疯狂,我的血液循环和星球的运行相通。




今晚的宇宙具有遺忘的浩渺,和狂热的精确




千万别分心,无论如何也要活下去




虽然有很多可怕的事,但是没关系




 




只要这样继续前进的话,就会与你相遇。




 




 




 




 




 




建议连接现实:




 




“现在是下午6点15分,为您播报高速公路状况




……




要通过这个拥堵点,大概需要10分钟,




接下来,事故通知,




█████ 发生了不明生物袭击




据说现在人口被封闭,




事故的原因正在调查中,




……




下午9点23分左右。




发生了交通堵塞,要通过这个拥堵点,




大约需要1小时【15年以上】




接下来,事故通知




于254022km邮筒处附近,有人倒在地上




拂晓了,老朋友捡走了肉,




拂晓了……”




忘记了一切




—————————————————————




“忘记了一切?”




这怎么可能?




拉普兰德关上门的瞬间,突兀的笑出声,




博士不可能从她这里套出关于幽灵鲨以及背后的怪物,所以她自认为走进这个房间可以做些什么




一步步逼近的人若无其事的抚摸着幽灵鲨头发,下一秒发生事情幽灵鲨还未来得及反应




当她的头在墙上撞碎,血液覆盖了她的双眼,拉普兰德的笑容在破碎的视角里开始放大,她扯着幽灵鲨的衣领,失血窒息的模糊和痛楚在脑海中相撞,混乱的记忆纠缠不清




“你……”




拉普兰德的嘴角上咧,她看见幽灵鲨慌乱的瞳孔和怀念的神情




她记得自己站在海边的礁石上,地平线上的不可名状巨物在白色的身影靠近之后开始消逝




血肉被切割的撕裂感传来,幽灵鲨手起刀落横划过她的身体,在带着玩味神情堪堪避过之后,她伸手把刀按向自己的锁骨,随后将伤口扯的更开,黑色的指甲将鲜血抹在自己的嘴唇上,拉普兰德死死的锢住她的手腕,嘴唇被尖牙咬破,她们的血交流后滴下,拉普兰德身上那股冷杉和铁锈的味道铺天盖地像是撒开的网,缺氧的感觉让视觉开始模糊,拉普兰德的手开始扼住她的脖子,难受的感觉令她浑身发抖瑟缩




她记起曾经在海涯上有人躺在自己的膝盖上抬头这样拽下自己的衣领吻上自己的唇,她说……




在她愣神期间拉普兰德生硬的扳过她的脸,没有一丝笑容,幽灵鲨感到陌生,她感到自己被刻在那双眼睛里




两个完全相同的身影不知道差异在何处,导致记忆无法拼上




她说……




“想起来了吗?现在再继续回答我,我是谁?我是你的什么人?”




“我们会在远方的路口相遇,你现在是好好活着的 ,如果在重逢前忘掉,我不介意多教你几遍。”




她下意识的说出这句话然后她看到拉普兰德惊喜狂热的眼神几乎黏在她的身上




下一秒她陷入了一个货真价实的温暖的拥抱




 




【你知道吗?她本来想要留着自己的最后等你来带她走,但是她失败了,活下来的那个是我。




我生在怪物死去的地方,我死在怪物出生的地方




 




“很抱歉我活了下来,我真的感到……很抱歉”




她拨弄着幽灵鲨的发丝笑容依旧




赌徒失去所有她从未拥有的事物。




 




 




 




现状,最终:




 




那片海水,碧绿温柔,血红色的晚霞,拉普兰德的思维模糊她花了一点时间回想,凛冽的海风刮过,手腕发酸的拎着双刀,血液在她的眼前喷溅,躲藏在败坏和世纪之中,荒地上穿越角和曲线,所有应该入睡和死去的人都在此处




“这是幽灵鲨的眼睛”思想开始清晰,她的肩膀现在开了一个洞




长满眼珠的生物带着无数视线还在不停的蠕动




笑声未曾停歇,3秒钟后她制造爆破,5秒钟后她坠向深海,坠落在爱人的眼眶中。




迷离的光景一涌而上,奇异的感觉像是在海水中溶解




如果我活着的话。




所寻找的一切明明就在这里




总有一天我也想,像她一样,能够传达就好了,总有一天传达给你。




她感到自己正在靠近或成为她的家乡的一部分




她满足而困倦的闭上双眼




――――――――――――――――――――




 




██-██-████ :




 




咸涩的味道滑过嘴角,她疑惑的伸出手抚摸自己的脸颊,那些液体滴落在海水中泛不起一丝涟漪,恍惚间她看见一头银发的人站在水中闭眼吻上她滴落的泪水




“为什么?”




海风的咸腥味裹消的身影在最后一刻定格在最后一络夕阳中露出此生最灿烂的微笑,




但随后,现实消失,夜色笼罩,一切只剩下震荡的余波




不管她去了哪儿,她都得不到回应,




生命本应该是另一个样子的,如果她了解一个更好的世界




她独自静静地坐在海边




唱着悲喜交加的歌




空中群星璀璨




她跳下海涯,海水冰冷且熟悉,




恍惚间她感受到一个货真价实的温暖的拥抱。



我嗑cp磕到失眠

其实昨天嗑了好多古辉(邵蓝)(其实是吃刀)结果到了后半夜总是睡一会儿就哭醒 他们的刀子太真太锋利了 现在想想心还一抽一抽的疼


有个小小的疑问

占tag十分十分抱歉

想问问各位九辫女孩对于在伪现实向的文里描写二爷受伤的桥段是什么看法?


【九辫】四季歌

★ooc+土味情话预警

(春)

春日天气易变,正午还顶大的太阳​过了午后竟被乌云遮得严严实实。云中积的全是水,就等着谁捏上一下,哗啦一声落下雨来。

树不摇,水不流,四合院里也静悄悄的——除了张云雷,其他人都去天津巡演了,包括同屋的杨九郎。

他一觉睡到午后,醒来只觉闷的透不过气。

照平常,杨九郎早把他从床上摇醒,然后拖着​他在胡同走上几圈,说是复健。

复你娘个腿!医生说了静养他从来不听。

每次起床气发作的时候他都想抱怨,但始终没说出口。因为杨九郎那着急的样子他看着欢喜,也看着痛心。

其实被人关心没什么不好,况且那人还是杨九郎。

他拿起手机给杨九郎发了个微信:醒了。

等了一会儿也不见对方回,张云雷猜他估计被另外几个人拉出去野了。没了自己拖着,他也该去享受享受生活。

他把手机放下,又在屋里晃了几圈,最后慢吞吞地把躺椅拖到了檐下——他想在院子透透气。

张云雷喜欢喝茶,但不是随时都喝,一般固定在午后​。最初是因为只有午后才有片刻清闲,后来就成了习惯,大家都笑称:这是二爷的下午茶时间。

他受伤后,生活作息都被杨九郎板得规规矩矩,唯独这条他没管。​师父体贴,去天津前给他留了罐今年的明前龙井。

张云雷烧了水,捻了些茶叶铺在杯底,然后倒水,等着它们沏开。

开了盖子,茶香便随着水汽腾到空中,清甜的好像散在了屋子各处,可是仔细去闻,却又什么都没有。

他喜欢这种似有若无的感觉,看不见也脱不开,缠绵着也不觉得腻味。

张云雷​岗端着杯子回到躺椅上,手机就响了,来电的是杨九郎。

“今天去散步了吗?我不在,你定要偷懒了。”​

“阴天了,狗都不叫,一个人出去瘆得慌。”​张云雷看着院中四方的天,忽然想知道他那边是个什么样子,但又觉得矫情,没问出口。

“春雨也会凉,你在院中吧?一会儿下了雨,要是不想回屋也别忘了加衣。”​

“披着你的外衫呢,我的洗了。”​杨九郎的外衫大些,张云雷罩着,也被他的味道裹着。

“噗,我的那件也该洗了,不过你别管了,我们明天就回去了。”​杨九郎说完,张云雷就听见电话那边传来一阵嘈杂的人声。

“你在哪儿?是不是跟着老孟他们玩儿去了?”​

“没,我给你买麻花来了,你之前说过想吃。刚出门的时候忘了拿手机又回去取,给你回电话的时候刚拿上,就没回微信。现在……”​他顿了顿,那边嘈杂的人声仍没有断,“被粉丝围住了。”

“你别蒙我,自己嘴馋就直说,还拿我当借口。”​

“诶呦我的角儿,我是真给你买的,再说了,我真正想要的,在家。”​

“什么?”​张云雷没转过弯来。

“你。”​

倏的,雨落如倾盆。

雨滴洒在树上,融进水里,浸透张云雷的心。​

涂个美丽花(tag有私心)

【双leo】我和我爱豆被拉郎了(上)

啊啊啊啊啊啊我我我我花式吹爆啊一天的不愉快都被治愈了


没有:

双暗恋向,沙雕向,五四晚会的脑洞,今天考完试了终于可以写!!






严重ooc,设定均为虚构,有用现实的梗但是为了剧情服务有修改,小甜饼请放心食用୧(๑•̀⌄•́๑)૭




“我不知道是否你也有过这样的经历,你很喜欢一个人,你和他不曾相识,不曾相见,你和他什么关系也没有,可你就是忍不住想要了解他的一切,目光追随着他的身影,我们把这样的感情称为——追星。”




当罗云熙读完这一段文字的时候他深刻的意识到,原来这就是追星啊!!


原来吴磊是我的爱豆啊!!


事情还要从前几天说起,罗云熙接到了中央五四晚会的邀请,欣然前往,就在他在后台默默候场玩手机的时候,突然周围一阵骚动,大家纷纷拿着手机和单反,围着一圈也不知道在拍谁。他无意中惊鸿一瞥,看到了人群中露出来了一个头顶和一双炯炯有神的大眼睛……谁啊…于是低下头继续玩手机。


等到了人群拥挤过去之后,经纪人贼嘻嘻的挤过来:“熙熙刚才过去那人是吴磊哦。”


吴磊罗云熙当然知道,吴磊是童星出身,他的电视剧他也看过很多。只是他很奇怪经纪人干嘛突然这样问他。


罗云熙头都不抬:“怎么了?”耳边回答他的是忍笑忍得很痛苦的声音:“…没事。”


这什么毛病?


“你今天吃喜鹊了?”


“哎呀你不要这么冷漠嘛!人家大明星来了都不看一眼的吗?”


“那么多人在旁边围着我只看见了头顶谢谢。”那神情仿佛在说你要是敢嘲笑我矮我就敢嘲笑你学小鲜肉梳中分失败。


经纪人闭嘴不说话了。


因为节目很靠前,再加上导演组临时取消了大合唱环节,罗云熙就想提早回酒店了,刚走出会场就感觉到一道强烈的视线粘在他身上,可他一回头又什么也没有,正觉得疑惑,经纪人的脸突然凑了上来:“熙熙,人家跟你商量个事情……”


罗云熙被吓了一跳:“有话快说,有屁快……”


“嘘嘘,公众人物呢注意措辞啊,刚才碰见我多年未见的老铁了,他一会请我吃饭,你去不去?”


“不去。”罗云熙觉得有点累,“明天我还有行程,你别玩到太晚。”


“哎呀知道啦我是那么没分寸的人吗?走了,我先送你回酒店。”


罗云熙下意识的回头看,刚才的感觉,是错觉吗?


罗云熙一回酒店就睡得昏天黑地,不省人事。睡到不知何时,被饿醒。打经纪人手机,那边只听经纪人嘶吼“yo yo”显然是在蹦迪,只好挂掉电话,准备点外卖。鼓捣了一会,感觉想吃大排档,这个点已经挺晚了,而且他觉得自己也没什么人认识,戴个口罩出门应该ok。主意打定,起身出门。刚走到电梯口,迎面过来一个人。


身影挺拔,眉目俊朗,大口罩黑墨镜,即使是这样全副武装,罗云熙也一眼认出,这来人不是吴磊又是谁?


可是……要不要打招呼呢?


他们从来都没有合作过,罗云熙是认识吴磊,可是他不确定吴磊是不是也认识他啊…


要不就假装没看见吧反正你带着口罩和墨镜我也刚睡醒视力不好…对就这样…


刚打定主意准备赶紧上电梯,不料这短短的几秒钟吴磊已经出现在了他面前,并且彬彬有礼,字正腔圆的对他说:“您好,罗云熙前辈。”


我晕!!你怎么这么高腿还这么长啊!!


“你好啊,吴磊前…后…前…”


前后了半天也没弄出个所以然来,因为他不知道吴磊出道的时候自己有没有出道,就算自己比他出道早,叫后辈也不合适。憋了半天,憋出来一句“…弟弟。”


吴磊沉默了一会,发出一声带笑的“嗯。”


怎么又是这种忍笑忍得很辛苦的声音啊??这个世界今天都疯了吗??





长图预警👋/严重ooc/女装预警/喝醉神志不清预警
是新年活动时的华小同人……轻微的虎龙向就不打tag了,希望喜欢💕

我咕了 你呢

最近一段时间跳进JOJO坑猛吸承花cp(每天推相关fo烦到你们很抱歉……)

还有就是暂时不会产d5相关了(因为游戏已经不玩了 完全靠脑洞码裘医)

有点矛盾 因为已经不玩游戏很多设定都跟不上 感觉无论是文章还是剧情质量都在下降 所以暂停了 什么时候再开也不太清楚 很感谢你们因为d5粉上我 也很遗憾我没能把他们的故事写完.